返回
首页

第5章 山贼少主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扶我起来。”他沉声道,语声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长歌冷然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请你让你的手下放我们走吧。”这世上最容易带来杀身之祸的就是好奇心,前世她已经因为这个吃了太多苦头。所以,现在她无意再和这少年有什么纠缠。

对方一看就是亡命之徒,她不想惹麻烦,话音刚落,她已经准备起身离开。

然而那少年却再度扣住了她的手腕,长歌回眸时,只见他的面色十分凝重。“如果你不帮我,恐怕连你们也走不了。”他的声音很轻,长歌却听得一清二楚。

“你这是在威胁我?”她眸间立刻掠过了警惕的光,手指下意识地握紧了匕首。对方虽然武功高强,但现在重伤之际,想必她还有一搏的机会。

少年却拉着她弯下身子,将嘴唇凑到她耳边:“他们才是真正的亡命之徒,现在这种时候,你只有帮我,咱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李长歌眸光一凛,登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看了远处的人群一眼,然后俯身装作替他整理胸口绷带的样子,学着他的样子在他耳边低声道:“你不是他们的少当家么,怎么会这样?”

少年苦笑:“利益当前,一个名头算得了什么,”略微停顿了一下,他才正色道:“我的父亲是黑龙寨的大当家,只不过眼下他在牢里,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的话,三天后他就要被处决了。”

“三天后?”李长歌惊愕出声,她的声音稍微大了些,少年眸光一紧,立刻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幸好,刚才有人去了那锦衣少年逃出来的密林中,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宝贝,把大家都招呼去看了,留在附近的那几个人也在检视地上的尸体,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

李长歌心头也是一紧,从这一点就能看出,黑龙寨的少当家没有说谎,连他自己现在的情况也是岌岌可危。对于山贼来说,一旦失去了头领,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头领,独享寨子里的财富和女人。

所以,这才是刚才他宁愿相信她这么个陌生人,也不愿让寨子里的人留在他身边的原因吧。现在黑龙寨之所以还没有暴动,是因为他这么个少当家还在,只要他死了,那些人是不会冒险再去设法营救大当家的。

想到这里,李长歌不由得觉得,刚才那几个人的表现,都颇为耐人寻味。谁能保证他们在过来帮忙按住他的时候,没有各怀心思呢?

她无奈地笑了:“看来,你真是找错了求助的人了,我不过是个普通的乡村丫头,他们随便动动手指都能把我碾死,我又怎么能帮你呢?”

“不,我看到了你的眼睛,你比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想活下去,”少年轻声道,“如果想要活下去,你就要和我合作,只有救出了我爹,你和你的朋友才有可能平安地回家,不会被灭口。”

“真好笑,一个杀人如麻的山贼首领,被你这么一说,竟像是救人于水火中的大善人了。”她语带讽刺。

少年看了她一眼:“或许在别人看来他不是个好人,但他至少不会让自己的手下去残杀妇孺,”他的目光投向了远处那群人,“但是,他们就不同了。”

听到“残杀妇孺”四个字,李长歌的后背陡然一凉。前生里她并不是一个好记性的人,然而重生之后,那些往事竟像是镌刻在心头一般,随时随地地都会浮现在眼前,细致到毫发毕现。

那是什么时候?是在她成为公主之后,那年和南宫昀一道南下治水,途径她长大的小村时,他提议再去看看。村民们已经认不出她来了,在得知她就是当年那个没人要的小丫头时,脸上露出的表情十分耐人寻味。

但是这些并不妨碍他们之后热情地迎接她,她看到那些儿时小伙伴长大后的模样,心里还是欢喜的。然而,在看到痴傻的刘家小姐时,她深深地被震撼到了。她不明白,养尊处优的刘小姐,怎么会流落到了她们庄上,且还是那么一副狼狈模样。

她从村民口中得知,在自己离开村子后不久,刘家就被一伙山贼洗劫了。离这里最近的山贼,无疑就是黑龙寨的那伙人了,从前黑龙寨虽然也犯案无数,但大多都是打劫来往客商,从不曾滋扰村民。

只是那一次,刘家不仅仅是被洗劫了那么简单,他们一家三口连同十几个家丁仆妇都被屠戮殆尽。原本脑子就有点不太好使的刘小姐,不知道是被糟蹋了,还是被吓傻了,疯的比从前更厉害了。刘家被洗劫时,还连累了周围的村民,于是疯傻的刘小姐被从那里赶了出来,流浪到了这里。

这在当年,对于李长歌而言不过是一件小事,然而如今想起来,却心惊不已。

极有可能是黑龙寨在失掉了大当家的约束后,被某个无法无天的人接手了,于是做下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案子。前世里刘小姐的模样,和刚才她明媚的微笑在眼前交替着出现,李长歌陡然下定了决心。

“好,我要怎么做?”

少年的嘴角微微上扬:“先扶我起来,最好让他们以为,我受的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长歌扶起他来,两人往那边的草垛走去。少年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她身上,李长歌也只有咬牙坚持,他们现在面对的可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匪徒。她忍不住咬牙在那少年耳边道:“早知如此,你刚才不要出手,让雷火弹打中他们不就完了。”

少年眼睫微抬:“那一刻,他们还是我的下属。”

简短的一句话,却让李长歌再度对他刮目相看,凭着这份心性气度,比她在帝都见过的那些王孙公子都强得多了。只可惜,他生来就是山贼,而不是那些满身绫罗的公子哥儿。

看到他来了,柳军师忙站起来,锐利的目光从他们身上一扫而过,随即低头道:“少当家,燕国质子已经死了,怎么办?”

闻言,李长歌惊愕的目光登时落到了草垛上那具浑身是血的躯体上,那个锦衣少年,竟然是燕国质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