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6章 燕国质子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其时,唐国和燕国都是大周的附属国之一,燕国地处北方,本与唐国没有什么关联。然而今年来周朝天子越发庸碌无为,燕国却日渐壮大,隐有不臣之心。

为了防止燕国有所异动,大周皇帝在太师庞华的建议下要求燕国将储君送来当质子。只不过老谋深算的庞太师却并没有将燕国质子留在帝都,而是下令将质子送来唐国看守。毕竟除了燕国之外,附属国中国力最强的就是唐国了。

此举对唐国一来有一定的震慑作用,二来,质子就算出了什么事,庞太师也能把自己的嫌疑洗刷得一干二净,将燕国的矛头指到唐国来。二虎相争,最后得益的还是大周。

前世的燕国质子,就是莫名其妙地染了一种怪病,死在了唐国的国都。为此,燕国大举兴兵南下,与唐国大战数月,最后还是大周皇帝居中调停,命唐国赔偿了几座城池给燕国罢了。

但经此一役后,燕国和唐国都是元气大伤,再也无力反对周朝的统治。庞太师的心机算计,由此可见一斑。

只是,这一世为何会这样?燕国质子尚未到达唐国都城就死于非命?

李长歌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地开口问道:“这个人,真的是燕国质子姬少重吗?”

“姬少重?”身旁的少年皱眉重复了一遍,“这是他的名字?”

李长歌这才自知失言,她现在可是一个普通的山村女童,怎么可能知道燕国质子的名讳?于是她赧然一笑,敷衍道:“似乎,以前听别人提起过。”

柳军师锐利的目光立刻又瞟了过来,李长歌也知道自己的谎撒得不圆,但也没办法弥补了。前世里她的身份地位使然,让她只需要下命令,就会有人按照她的心意做事。偶有撒谎,也是对着父皇说点无伤大雅的小谎。因此在说谎一道上,她并不擅长。

事实上,姬少重这个名字,于她而言不仅仅是听说过而已。那个从燕国被送来的少年皇子,在唐国的盛世繁华中,他永远都是那个最沉默的旁观者。

她曾有一次和南宫昀吵架,为了不让他找到自己,她独自一人登上了平常没有人去的望月台,在那里,她见到了那个沉默而阴郁的少年。彼时她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单纯地想要找到一个发泄心中的烦闷,他自然成了那个被发泄的人。

仅仅有过那一次交谈,他唯一做的事只是倾听,唯一开口说过的三个字就是他的名字。然而,当李长歌在牢房里看着自己的生命渐渐枯萎时,她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姬少重。也是在那一刻,她明白了少年眼中深重的哀伤是从何而来。

那是被剪去的羽翼的鸟儿,向往天空的无奈。他本是燕国最尊贵的皇子,生来就注定要成为一国之主,却因为周朝君王的自私,被硬生生从他生长的土地上被拔了出来,移植到了截然不同的唐国。

她仿佛能听到,那名为根系的东西,从故土上被拔出时的悲鸣。

他应该是一直在思念着故土的吧,只可惜,他最后还是魂断异乡,成为周朝又一个阴谋的牺牲者。

过去的情景渐渐模糊,李长歌看到了月光下死去少年的脸,然后又看到了眼前,属于山贼少主的年轻英俊的脸孔。

好在那少年并未在这件事上与她纠缠,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尔后才伸手从那死去的锦衣少年腰间摘下一枚玉佩。

“应该不会错,从燕国质子一行进入唐国以来,我们就在留意打听他们的消息,知道他们今天会经过这里,才来这里拦截,没想到,还是被别人抢先一步!”说到最后一句时,他咬紧了牙关,面色已然变得铁青。

筹谋了这么久,就是等这唯一的机会,然而,却因为迟来一步而眼睁睁地看着燕国质子在面前被人杀了,怎能让他不恼怒?

李长歌终于明白了他们的计划:“你们是想绑架燕国质子来威胁朝廷,让他们放了你爹?”

不错,确实是个好计划,燕国质子身份尴尬,如果在唐国境内出事的话,便又是当年惨剧的重演。不过是一个山贼头目,和尊贵的质子相比,孰轻孰重可想而知。当地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和性命,肯定会同意释放黑龙寨寨主的。

可惜,最后还是功亏一篑,有人已经抢先下手杀了燕国质子。李长歌几乎能想象到战乱降临的场面,前世她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却没想到,今生却来得如此之快,几乎提前了四年!

怎么会这样,难道已经发生过的事也会改变的吗?

少年握住玉佩的手渐渐收紧,那枚玉佩的雕工极为精美,龙目上镶嵌的明珠在月光下熠熠生辉,几乎能映出他眼底浓重的失望。他陡然扬手,想要把那玉佩狠狠丢出去。

然而他才刚抬起手,手腕就被另外一只手握住。他微带惊愕地回眸,正好对上李长歌明亮的眼眸:“你如果丢掉它,就真的没办法救你爹了。”

少年眸光一凛:“你说什么?”

李长歌嘴角微勾:“我有办法救你爹。”

少年微微眯起眼睛,审视地看着她,反倒是一旁的柳军师先开了口:“小丫头,你有什么办法?”语气中,似乎有着一丝轻蔑。

李长歌扬起下巴,语气微带嘲讽:“不是某一个人想不出办法,就代表所有人都想不出办法。”说话时,少年警告地看了她一眼,她却故意视而不见。柳军师显然是个聪明人,但是却犯了聪明人都常犯的毛病,以为这世上只有自己聪明。

柳军师也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如此当面嘲讽,面上居然能做到无动于衷,只是微微扬起了眉毛,等着她的办法。

李长歌从少年手中拿过玉佩,亲手系在他的腰带上。简陋的衣衫衬着名贵的玉佩,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低头端详了一下那枚玉佩,然后轻松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燕国质子,姬少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