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2章 密林遇险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将那块烫手的玉佩送出去后,长歌的心情陡然轻松了许多。看着乳母将刘小姐叫走,她拍拍手,打算去找二牛。

在戏台下拥挤的人群中,她仗着身子瘦小,好不容易挤进去找到了二牛。台上的戏唱得热闹,她却一点都提不起兴趣。那些戏台上的悲欢离合命途多舛,永远都比不上这世上的人心险恶,比如……南宫昀俊美外表下隐藏的丑陋面目。

好在这一世,没有了那块玉佩,她再也不用见到他了。

戏终人散,要回到他们自己的庄子,要走好一段山路,好在是两个人一起走,还能做个伴。饶是如此,长歌还是走的心惊胆战。她怕黑,前生的那几个月里,她几乎都是在黑暗中度过的,牢房的窗子悬得太高,窗口又太小,那些光亮永远照不到她身上。

所有最肮脏的事情,都是在黑暗中发生的。尽管她已经重生为人,但在行走在黑暗中,仍然让她从骨子里感到不寒而栗。

就在她越走越心惊时,道旁的密林中却有了不寻常的响动。二牛正处在男孩子对什么都要好奇的年纪,听到响动后就要进去看看,长歌却一把拉住了他的臂弯,皱眉道:“我怕。”

月光照在她的脸上,二牛看到她一双淡绒绒的眉毛都拧紧了,心下立时软了。尽管林中的异动对他的诱惑力仍然很大,但他还是压抑住了进去的冲动,点头道:“咱们还是快回家吧。”

长歌点点头,然而,他们没有进树林去找麻烦,麻烦却从树林中自己出来找上了他们。

一个少年在几名护卫的保护下从树林中跑了出来,后面的追兵却穷追不舍,很快就有护卫倒在了那些挥舞着的大刀之下。

前世里,李长歌没有少见这种血肉横飞的场面,至少是在她作为被寻回的公主进京时,就遇到过了好几次刺杀,如果不是有南宫家的暗卫,前世的她还没能看一眼皇宫,就会成为官道上的又一条亡魂。

因此,李长歌本能地拉着二牛躲在了路边草垛的后面,打定主意不会掺合到这种事当中。这一世,她只想平安度过,再也不想和这世上的阴谋诡计沾半点儿边。

然而,命运似乎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那锦袍少年竟然像是发了疯一样,向他们的藏身之处跑来,而他身边的护卫已经几乎被屠戮殆尽。李长歌从石头的缝隙中望出去,心中叫苦不迭,暗自祈祷着那些杀手能在他跑过来之前就结果了他的性命,免得让那家伙在临死之前还连累到他们这两个无辜的人。

只是,上天显然没有听到她的祈祷,甚至是故意反其道而行之。那锦袍少年踉跄地扑倒在草垛上,立刻有数把长刀贯穿了他的身体,而其中一柄刀扎透了草垛,正好碰到了二牛的后背。

在李长歌来得及阻止他之前,二牛已经惨叫着跳了起来。

“不!”看到雪亮刀光撩向二牛的喉咙,李长歌下意识地叫出了声来。撇开前世里两人幼时的情谊不谈,自从重生之后,他已经成了李长歌唯一能依靠的人了。

所以,在他的性命受到威胁时,李长歌忘了之前的保命计划,大叫出声。

“求你别杀他,我们只是普通人,今天晚上什么都没有看到!”她扑通一声跪倒在黑衣人脚下,大声哀求道。

显然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女孩儿,竟然会在这样的境地下说出这样的话,那个黑衣人愣了一下,手中的刀随之一滞。看清对方身后并没有其他人时,黑衣人狞笑了一下,又高高举起了刀。

李长歌在生死的间隙中,看到了二牛惊惶的脸。那一瞬间,万念俱灰,又有种仿佛宿命般的皈依感。这短短几个时辰的性命,原来就是莫名其妙捡来的,真正的李长歌,早已死在了南宫昀面前,不是吗?

前世与今生,梦境与现实纠缠在一起,死到临头,她已经分不清真实和虚幻。

下一刻,他的胸膛上陡然多出了黑色的箭羽,那一箭又准又狠地贯穿了他的心脏,那黑衣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宛如叹息的闷哼,就直直地向后倒去。

二牛也见机抢过了那把掉到地上的刀子,用不准确的姿势卫护地挡在长歌身前。

眼看同伴死于顷刻之间,其余的黑衣人终于将注意力从那濒死的锦衣少年身上移开,投到这两个突然出现的孩子身上。其中一人跑过去,检查了一下尸体上的箭,立刻抬头警惕地看向道路对面的林子。

他抬头的瞬间,林中发出一声嗤笑,紧接着又是一支箭从林间飞出,准确无误地贯穿了他的咽喉。黑衣人惊愕地睁大了眼睛,喉咙中发出古怪的咯咯声,血像泉水一样涌出,他也倒在了先走一步的同伴身旁。

这下,再没有人敢小看那树林中的偷袭者了。但那群黑衣人也不是泛泛之辈,他们是被精心培育出来的杀手,他们互相打个眼色,其中两人把长歌和二牛抓住,又分了几个人去密林中查看。

长歌示意二牛不要盲目挣扎,自己却凝神聆听着林中的动静。

只听得弓弦震荡的声音,片刻之后,无论杀手首领如何呼唤,林中都再也没有了回应。杀手首领显然被这阵仗震慑住了,正在考虑要不要立刻撤退。

但是,树林中已经走出了一群人。他们衣着随便,身上还系着各种花花绿绿的饰物,很多男人耳朵上还戴着硕大的耳环,就连他们手中拿的兵器,也是各种各样。这样一群人,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一群乌合之众。

李长歌很快就注意到,在那群人身后不远处,有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和那些人相比,他的衣着可以称得上是整洁,简单的衣物却遮掩不住他挺拔的线条,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他手中的黑色弓箭一样,简洁流畅,却蓄满力道。

那致人死命的箭支,大约就是从他手中发出的吧?因为除了他之外,长歌没有看到第二个使用弓箭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杀手首领沉声问道。

对面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狂笑,最后一个肥头大耳的汉子大声道:“我们是什么人?哈哈,你们抢了我们的猎物,还敢问我们是什么人!”

这时,那少年却沉稳地开了口:“不要和他们废话了。”

“是,少当家!”那群汉子齐齐应道,然后就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冲杀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