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4章 惊魂一刻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果然如她之前所想,暗器恰好卡在了两根肋骨中间,因为角度和力度的巧妙才没有当场爆裂开来。

想要安全地把暗器取出来,一是下手人的动作要极轻极快,第二点就是受伤那人要完全保持不动。前者李长歌还有点信心,至于后者……在剧烈的疼痛中,却很难保证。于是她抬头道:“需要来几个人按住他的四肢,其余的人都让开。”

一干汉子对视一眼,先是那被叫做胡老二的汉子站了出来,然后就是刚刚说话的那个精明男子。剩下的人中,中年文士模样的人干笑了两声,才道:“我那两把力气肯定按不住少当家的,我还是……去远一点的地方给你们望风吧。”

话音方落,他已经拔脚就走。胡老二愤愤地往地上唾了一口:“这些穷酸秀才就是不讲义气,关键时刻只知道跑,柳军师,依我看,还是早点……”

李长歌眉心微动,原来那精明男子还是个军师,无怪眉梢眼角尽是算计之色。只不过,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太容易让她联想起南宫昀。这种人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权力斗争而生到这世上的,让她本能地想要远离。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早些治好少当家才是。”柳军师淡淡道,随口点了两个人名,让他们来跟着按住那少年,一直在挣扎的二牛也被强行拖了下去。

李长歌着意打量了下那两个人,从面相上看都是些粗豪汉子,没有什么心机的模样。见她打量自己,其中一人还粗声粗气嚷道:“小丫头片子,看什么看!”

李长歌复又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将少年的外衫里衣尽数用匕首划开,他的胸膛便裸|露在了月光下。他虽然身量还尚未完全长成,但却生得极为结实,腹部甚至有了浅浅的肌肉线条。

长歌深吸了口气,将匕首放在柳军师递过来的火折子上炙烤了片刻,凝神就要下刀,然而刀锋尚未触及到那人的肌肤,她的手腕却被准确攫住。

她惊愕抬头,正好对上少年狭长的眼睛中亮起的点点幽光,他竟然已经醒了,还不知怎么就挣脱了胡老二的大手,准确地拦住了她。

“少当家的,您……”

“打昏他。”李长歌已经骤然出声,伤者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想要取出雷火弹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此地根本不可能有麻沸散这样的东西,因此只有打昏一道可行了。

“这……”胡老二看了柳军师一眼,得到对方眼底的肯定时正准备下手,却被少年凛厉的目光逼视住,扬起的手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

“我看,谁敢?”少年眼眸微眯,显得眼睛越发下场,两片薄唇中吐出的字句十分威严,竟让人有种不由自主便要臣服于他的想法。

柳军师终于开口:“少当家,这位姑娘能帮你取出身上的暗器,但是如果你……”

“不用说了,”少年淡淡道,“我已经都听到了,你们都走远些,不需要按住我,我自己可以的。”

“少当家!”胡老二瞪起了眼睛,“这可怎么行,我们都不在旁边,万一这丫头一失手……”

“呸呸呸,胡老二你又乱说话!”

“我……我只是担心少当家的身子,这万一……”

“都不要说了!”少年的声音提高了一点,“我说我自己可以就可以,你们这是要造反吗?”他的目光从四个人脸上一一扫过,带着说不出的锐利。

“都离开这里!”他最后如此道,那四个人对视一眼,终究还是不敢违逆他的命令,于是纷纷拖着脚步走开了。

这时,李长歌才终于开口道:“你不让他们打昏你,也不让他们按住你,我是不敢给你起出暗器的,只要你稍微一动,就可能……”

然而,手腕上的那只手却加重了几分力道,带来丝丝暖意。

“我相信自己,也相信你。”他如是说道,这时,长歌才真正看清他的面容,英俊、桀骜,乌黑眼瞳似黑宝石一样,在睫毛后面闪烁着幽秘的光。

良久,她轻轻扬起唇角:“你这是要拖着我一起去死的节奏吗?”

少年轻轻笑了:“那又怎样,至少在黄泉路上还不会太寂寞。”

李长歌嘴角的笑意更深,命运真是奇妙,两个原本素不相识的人,竟然会在一起讨论生死的话题。而且,下一刻,如果稍有不慎,她很可能会和他一起受伤。这种雷火弹的威力看上去不算大,但重伤还是难免的。

“那边还有那么多人,为什么不拉着他们一起,”长歌扬眉道,“难道,你是在防备他们,或者是……防备其中的某个人?”

面对她的猜测,他只是微微一笑:“动手吧。”

李长歌抿紧了嘴唇,在下刀之前,她把一块手绢卷了卷塞在他嘴里,以防他在剧痛中咬到舌头。

锋利的匕首划开肌肤,将创口弄得更大,然后,李长歌屏住呼吸伏低了身子,将刀尖轻轻探到暗器下端。最后一刻,她和少年对视一眼,终于下了决心用力一撬。

那一撬的力度是关键,既不能触发暗器,又要让它脱离少年的身体。在发力的那一瞬间,李长歌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迎接死亡或是重伤。

然而,她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除了有东西滚落到地上的声音。

她停了一会儿,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映入眼帘的是少年的微笑,看到她从睫毛下瞟过来的目光,他轻声道:“好了,没事了,那颗雷火弹是颗哑炮。”

哑炮,他用了这样一个形象的词,李长歌却脚一软,跌坐在地上。背后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透,刚才那一番提心吊胆不是假的,如果不是被刀架在脖子上威逼,她绝不会来多管这种闲事。

这时,少年却又开了口:“你……打算让我的血一直这样流吗?”

李长歌这才反应过来,对方肋下的伤口一直在汨汨地流着鲜|血,少年的嘴唇已经失去了血色。

待布条将流血的伤口完全裹好后,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然而,少年的脸色却越发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