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9章 对峙

【作者推荐:本书最快更新网站http://www.yunlaige.com 或者百度输入 云来阁】

“县令大人!”她朗然出声,“你身边这位公子,执意否认我家质子的身份,究竟是何居心?”

南宫昀未穿官府,事实上,李长歌也不知道他现在官任何职,毕竟现在的一切都有可能和从前不同了,因此便将矛头对准了县令。就算南宫昀是京城派来的,但在东平县,真正能做主的还是县令何曹。

她还记得何曹这个人,当初他趁着南宫昀来这里寻找公主的时候大献殷勤,最终因为在本县找到了公主而得了机会,从一个小小县令一跃成了京官,说是一步登天也不为过。所以,在何曹的心里,他最看重的是自己的仕途。

想到这里,李长歌眼眸微眯,又补充了一句:“大人您可要想清楚了,如果我家质子有什么闪失,朝廷第一个就要拿你问罪!”

“这……”何曹登时犹豫着看着南宫昀。

身为县令,他自然知道燕国质子并不曾顺利抵达,反而是在路上失了踪。但他又不明白南宫昀为何要这样说,因此一时间竟没了主意。

李长歌冷笑道:“原来身为县令,竟然对本县事务,还要向别人马首是瞻。”

她这话嘲讽意味十足,何曹登时怒形于色:“你这无知小子在胡说些什么,依本官看,你根本就是串通了山贼来要挟朝廷!”

被他扣上这样一项罪名,李长歌心中暗道,此人也算是有三分运道,前生做的风生水起不说,如今信口一言,竟也**不离十。

她微微一笑:“是啊,我是无知小子,只是从前似乎在哪里听说过,大周规定处斩囚犯都要在秋分后进行,如今尚是盛夏时节,怎么会有犯人被斩首,看来县令大人是对大周颁行的律法不以为然了?”

何曹没想到她竟这般伶牙俐齿,且所说的句句是真,当下恼羞成怒道:“你胡说八道!”

“或许我是胡说八道,但县令您,”她露齿而笑,笑容中颇有计谋得逞的得意,“却是胡作非为!”

“你——”

李长歌不容他说话,已经如连珠炮般道:“斩刑是五刑之首,非同小可,若是州县子民犯了重罪,需要由州县长官逐级上报,请示君王朱批,有某些特例还曾呈报到大周天子面前,由他亲自批示。”

她眼眸中含了似笑非笑的意味,“敢问何大人一句,您是唐国君主,还是大周天子呢?”

在众人齐齐倒抽冷气的声音中,她的语声又提高了几分:“还是,何县令以为,自己的权力能凌驾于本国君主和周朝天子之上呢?”

这话说的极为大胆,何曹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看到他的窘迫模样,身后一众山贼哈哈大笑,恢复了几分底气。他们本就是刀口舔血的人,因为是第一次和官府打交道颇有些怯场,如今见李长歌一张嘴就把平日里作威作福不可一世的县令说的丢盔卸甲,心中自然平定了下来。

何曹算是半个酒囊饭袋,对于律例之事不过一知半解,南宫昀却是熟读在心,闻言不由得多看了李长歌两眼,眸中颇有审视之意。

李长歌垂眸避开他的目光,趁热打铁,在背后对胡老二做了个手势。后者立刻大声道:“我数到十,如果再不放了我们大当家的,老子这刀一落下去,这燕国来的小太子立刻就人头落地!到时候,你们怕是找不到一个好郎中,能给他接回去!”

“这……南宫大人,要怎么办才好?”何曹低声对南宫昀道。

李长歌又在这时朗声道:“何大人,凡事不要总问旁人,同样的事,放在他身上或许没事,但放在你身上就不一定了。”

这次,她毫不畏惧地和南宫昀对视,眸中似燃起了刻骨恨意,亮得惊人。

真正看到这个人,才发觉心中更浓重的情绪不是恐惧,而是仇恨。她恨他!恨他一手将她推上公主的高位,帮她步步为营成为宫中最风光的帝姬,最后却用最残忍的方式毁掉她!

临死前所有的仇恨此刻全都回来了,李长歌觉得自己周身的骨骼都在格格作响,如果有的选择,她宁愿放弃再世为人的机会,也要化作厉鬼去向他索取性命!

南宫昀眉心微蹙,不明白这少年为何用那样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他确定,自己从前从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少年,为何他眼里满满的都是仇恨?

不过这一生,他已经习惯了有仇家来寻仇,或许这少年的家人和自己有什么渊源吧。

其实一个山贼头领并不足为惧,就算是放了也没什么,只不过,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要挟的滋味。

于是他并不搭理身旁急得冒汗的何曹,只沉声道:“弓箭手!”

一列士兵应声出现,个个单膝跪地,弯弓搭箭指向他们这群人。南宫昀也从身旁的士兵手中接过一把硬弓,稳稳地搭上羽箭拉开弓弦对准山贼中间锦衣华服的少年,这才开口道:“就算你们杀了他也没有用,我已经说过了,他不是燕国质子,但我能确定的是,你们今天任何人都别想活着离开!”

胡老二顿时愣住了,他本就有些心虚,因为知道手上的人质并不是燕国质子,当下只咬紧了牙,竟说不出话来。

隔着刑场,两方人马冷冷对峙,一触即发。

“不用怕,”李长歌压低了声音,从嘴角迸出几个字,“他是在试探我们的底线。”

她太了解南宫昀,他这个人心狠手辣,但却绝不会给自己惹不必要的麻烦。他宁可多费周折借刀杀人,也不愿让自己背上什么污点。

重要的是,他根本也不认识燕国质子,因此他们现在就是在比,谁更有底气。

这样的局面,对李长歌一方来说并不乐观,她不由得想到,如果冒险让柳军师来,情况会不会好些?

或许会好些,也可能更糟。那个人,说不定会利用这个机会彻底除掉黑龙寨的当家人,自己谋求上位。

南宫昀手中的弓弦已经绷到了极致,就在这时,他却忽然掉转了方向,将箭头对准了李长歌。

看到对方眼底的惊愕,他笑了一笑:“下一个,就是你们所谓的人质了!”话音方落,他已经松开了弓弦,利箭立刻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