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楔子 失控的电梯

从总编办公室里走出来,林明阳的心情就有如落地窗外阴郁的天空一般晦暗,曾经的豪情壮志、年少的意气风发,终将伴随他的离职化为过往烟云。

六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林明阳带着外出闯荡的梦想,兜里揣着家人给的最后一笔路费,来到了这座承载着很多人光荣与梦想的城市。陆家嘴林立的高楼、外滩上辉煌的夜景以及东方明珠塔璀璨的灯光,和很多刚刚加入这座城市的外乡人一样,林明阳也被上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所展现出来大气与活力深深折服,他坚信这里就是自己实现梦想的舞台。

林明阳很快在沪上一家小报找到了份稳定的工作,被分配到娱乐部的他专门负责为一些新近上映的电影撰写影评。凭借着不错的文笔,加上思路新锐的点评,林明阳很快在上海影评界这个不大不小的圈子里闯出了一点名气。

奋斗了四年,林明阳从一个实习记者变成了资深影评人,并且成为了报纸娱乐版的副主编。在这座拥挤的大楼里,他终于拥有了第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事业的蒸蒸日上似乎似乎预示着他的生活正朝着一个美好的方向发展。

当上海的房价开始出现上涨苗头的时候,周围很多人都劝他快点买房。但还有点年轻气盛的林明阳并不想把自己的生活这么快就把自己拴在一套房子上,关键是他对国家的楼市调控政策抱有信心,政府不会置民生于不顾。

但是疯狂上涨的房价让林明阳越来越看不懂这座城市,或者说越来越看不懂这个沉溺于楼市价格博弈的国家。这时候无论他下多么大的决心,这座城市的房价已经上涨到了一个让他无法承受的地步。

家里人不停的催促他尽快结婚,但没房子没车,在寻找女友的过程林明阳也是屡屡碰壁。日益高昂的生活成本、居高不下的房价让更多像林明阳这样在上海无所依靠的外乡人选择了离开这座城市。报社里几个和林明阳境遇相同的年轻人都已经辞职离开,尽管林明阳每个月要比他们多拿两千多块的工资,但现实对于他依然残酷。

报社对他进行了一次挽留,但是林明阳已经决意要离开这座城市,父母已经在内陆家乡的小城里为他联系好了一家报社,尽管回去之后林明阳能拿到的工资还不到现在的一半,但小城里的房价,还不到上海的四分之一。

就职业的发展前途而言,家乡的小城肯定不能和上海相比,但以后生活所要面临的压力也是天差地别。在理想与现实之间,林明阳不得不做出一个痛苦的选择。

电梯下到了15楼,门开了,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乌黑的长发往后束起,脸上妆容很精致。林明阳斜靠在电梯的一角,因为互不认识的缘故,对方走进电梯之后有意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水味,在这个狭促的空间里还是不自然的朝林明阳鼻孔里钻。

这部电梯只供报社内部人员专用,看着对方面生的脸庞,林明阳表面上若无其事,可心里泛起了嘀咕,这是谁呢?

在他的记忆中,报社似乎没有这么一个人,无论是编辑还是记者,似乎都找不到这么一张陌生的脸孔。电梯门缓缓合上的一刹那,林明阳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是时尚版新来的陈编辑吧!”林明阳年纪轻轻就能够爬到现在的位置,办公室里流传的各种消息自然是很灵通,别看报社在大楼占据四层楼,可满打满算也就一百多个人。据说时尚版最近从另外一家杂志社花大力气挖来了一个责编,林明阳之前一直没有碰到过。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自己眼前这位穿着讲究的美女。

“您是?”对方微微蹙眉,脸上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林明阳礼貌性的笑了笑,伸出手来,“你好,我是负责娱乐版的林明阳,算得上陈编辑的半个同事!”

“原来是林主编,您好!”这位新调过来的陈编辑很温和笑了笑,和林明阳轻轻一握之后又飞快的将手抽了回去,这个谨慎的动作展现出了她很细腻的心思。

“真是个小心的女人!”林明阳暗中给这位初次见面的新同事下了这样一个定义。

“刚才林主编刚才好像提到‘半个同事’的说法,我有点不太明白!”或许是觉得同事之间在电梯这样冷淡的见面方式有些压抑,见林明阳下面也不吭声,那位矜持的陈编辑主动挑起了话头。

“我刚刚辞职,所以主编这样的称呼,陈编辑可以从我头上去掉了!”林明阳脸上故意做出一副很随意的表情,借此来掩盖自己心中的失落。

“原来是这样!”她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遗憾的表情,“林主编在别的地方找到了更合适的职位?”

“算是吧!”林明阳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多少有些说不出的苦涩。

毕竟是人家的私人问题,看出林明阳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谈之后,陈编辑也不在追问,电梯稳稳的向下落去,为了避免尴尬,她把目光移到了电梯楼层按钮处。

眼看着标示楼层位置的数字刚刚变成10,电梯突然传来嗡的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突然被扯断了,紧接着电梯里的灯光瞬间熄灭,然后猛地一晃,黑暗中林明阳只感觉一个柔软的躯体撞入了自己怀中,还来不及有其他的想法,整个电梯像是一节脱轨的列车飞速下沉,四周刺啦刺啦的响声不断刺激着林明阳的耳膜。

直到怀里传来了轻微的颤抖,鼻孔边传来对方发迹的清香,林明阳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怀里抱着正是那位才刚刚认识不到一分钟的美女同事。

黑暗中只看得到指示楼层的数字一直向下递减,10楼,9楼,8楼,7楼…这种自由落体式的坠落比过山车还要刺激人的心脏,不要说怀里那位柔弱的女子,就是年轻力壮的林明阳也是面如土色、冷汗直流,他甚至可以想象,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电梯以这样的高度下坠,落到底层的时候会是怎样一副场景。

看到跳动的数字即将变成“1”的时候,林明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在那一刹那,林明阳心里唯一来得及的遗憾就是都已经把人抱在怀里了,可到死都还不知道人家的全名。

(特别声明:非双穿,貌似这个开始引人误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