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6章 校园绯闻第一季

梅根以恶作剧为目的而导演的“接吻门”事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全校,起初大家还以为这又是某个无聊的家伙编造出来的过时消息,因为在昨天的圣诞舞会过后,这样的绯闻就已经传出了不止一个版本。可随着越来越多的目击者站出来证实此事,并且有人用手机拍下了照片,大家终于意识到这不再是一个无聊的故事,而是真实的发生在校园里的爆炸性新闻。

从不戴帽子的林明阳在下午出门的时候破天荒的找了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刻意压低的帽檐加上有意竖起来的风衣领口,几乎遮住了自己的大半张脸。但是作为篮球场上的明星,走进校园的林明阳还是很快就被人给认了出来。以前这是一件很让林明阳自豪的事情,不过现在却成了他的大麻烦。

大部分在校园里闲逛的的学生在发现林明阳之后,只是朝着他路过的背影小声的议论几句,因为隔得远,林明阳的步伐又快,所以这些议论并没有传到他的耳中。从校门口到教学楼的距离并不算远,但一路走下来林明阳却感觉要比打一场球场还要辛苦。他没有听到那些议论,但校园里异样的氛围,是他怎么也躲不开的。

楼梯口,一个满脸雀斑,架着副黑框眼镜的男孩正在绘声绘色的讲述今天早上他在校门口亲眼目睹的一切。过道上并不像校园里那么开阔,所以他大声讲述的故事碰巧被路过的林明阳听了个正着。

“当时梅根正站在校门口,应该是在等人,我可以保证她在等的绝对不是Felix,因为隔壁班的露茜亲口告诉梅根等的人是她。但是Felix突然就出现在那里,然后凭借着他在球场上灵活的身手,迅速的突破了周围女生的封锁,挤到了梅根的身边。”那个男孩并没有一口气把整件事说完,他故意留了一个悬念,想要吊一吊周围女生的胃口。

“然后呢,汤姆?”一个女生嗲声嗲气的恳求如愿以偿的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周围人的注意力都被汤姆的“现场直播”所吸引,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又多出了一个观众。

“Felix不由分说的抱住了梅根,然后强吻了她!在上次舞会的时候上我就发现他对梅根别有用心,没想到他还不满足,所以悲剧在今天中午又一次发生,梅根可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就这样被Felix这个可恶的混蛋占了便宜,当时我的心都碎了!”汤姆脸上那种夸张表情引来周围女生的一阵鄙薄,这家伙什么时候都是这幅恶心样,难怪总是不讨人喜欢。

“你确定当时自己在现场?”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冒了出来,把汤姆和其他几个女生都吓了一跳。

“Felix!”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整个走廊上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林明阳一把扯掉了头上帽子,他那张英俊的脸庞此时却因为气愤而变得有些难看。见到身处校园绯闻中心的男主角怒气冲冲的站在自己身后,周围的女生都很自觉的向旁边让了让,她们再笨也能够从林明阳的表情中看出汤姆所说的并不是事情的真相,此时她们更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看着林明阳是怎么收拾汤姆这个讨厌的家伙。

“你所说的真的是你亲眼所见?”林明阳上前一步,把汤姆逼到了墙角。能够在火狐队打上主力后卫的位置,林明阳光是凭借着自身的强壮就能够对身体素质明显和他不在一个档次上的汤姆造成足够的震慑,更不用说此时从他眼中冒出的怒火。

似乎也切实的感到了这种威胁的存在,汤姆说话都开始有些结结巴巴,“Felix,我…我想这完全是一个误会,当时我确实看到你和梅根那个…但我站的位置隔得有些远,所以…其实我并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可我刚才明明听到了你信誓旦旦的声称自己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难道我听错了?”林明阳活动了一下肩膀,在球场边他做出这个动作,只是为了告诉教练他的热身准备已经做得差不多了,而这一次,意义显然不同以往。

“那…那绝对是一个误会,我并不是有意造谣,因为现在学校里大家都这么说!”汤姆不顾周围女生集体鄙视的眼神,略带哀求的看着即将暴走的林明阳。

“误会?”林明阳语气已经冷到了极点,明明是梅根主动“献-吻”,现在却变成了他强-暴对方,这让他感到无比的郁闷。也怪汤姆自己倒霉,偏偏在他散布流言的时候被林明阳逮了个正着。“你的无知已经挑战到了我的极限,所以我会给你留下一个难忘的教训!”

林明阳捏紧的拳头刚准备举起来,身兼学校教务处长的马修先生那个可爱的秃顶适时的出现在了楼梯口,“Felix,马上就要上课了,你怎么还在呆在这里?”马修先生瞥了一眼被林明阳逼到墙角的汤姆,然后有看了看脸上明显还怒气未消的林明阳,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还有你,别呆在这里,赶快回到自己的教室里去!”马修指了指汤姆,对方如蒙大赦的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朝侧边移了一步,在逃脱了林明阳灼灼目光的逼视之后,忙不迭的逃进了自己班的教室。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毕竟对方是自己的老师,当着马修先生的面林明阳并没有发作,但为了表示对他突然出现的不满,林明阳甚至没有和他打一个招呼就扭头往楼上走去。

“刚才的事情我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被这样直接的无视,马修面子确实有些过不去,他冲着林明阳喊了一句,但是对方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

“你中午在校门口和一个女生当众接吻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马修有些气急败坏的冲着林明阳的背影喊道,这次林明阳倒是停住了脚步,不过马修看到的是他回过头来那张有些阴沉的脸。

“我不知道您居然还关心学生的私生活?”林明阳不无讽刺的顶了一句。

马修先生老脸一红,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咳嗽的一声,“我想你误会,其实我想说的是,你小子的眼光还不赖!”在一本正经的说出了一句让林明阳目瞪口呆的话之后,马修嘿嘿一笑,若无其事的夹着自己的公文包,蹭蹭上楼而去。

一脸郁闷的林明阳出现在教室门口,原本喧闹的声音骤然而止,大家都看出林明阳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即便是平日里与他很不对付的杰瑞一伙,这个时候也没有借机挑起事端,而是很老实的和大家一起安静了下来。

因为梅根的缘故,杰瑞在心里早已经把林明阳恨得死死的,但他并不笨,以前他和林明阳做对,就是看准了只要不过分,对方都不会把他怎么样。但是现在情况有些不同,估计谁要是在这个时候惹恼了那个家伙,下场肯定会很难看。

在课后听说了林明阳在上课前把一个在走廊里胡乱说话的男生堵在了墙角里,要不是有老师及时出现,估计林明阳已经把那个男生给揍了的消息之后,杰瑞也暗自庆幸自己当时做出的准确判断。

要是放在以前,性格温和的林明阳要做出这种事情,估计会让全班同学惊讶一下,但是有了那次课堂的争辩,大家对他的观感已经大为改变,甚至听到这个消息时候,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一想到林明阳那看上去并不强壮但异常结实的身体,杰瑞就是一阵后怕。上次课堂上林明阳用来威胁强森的那个事例,杰瑞是亲眼目睹过的。在上个赛季火狐队的一次比赛中,林明阳带球强行强行突破的过程中撞断了对方的防守队员的肋骨,这家伙以前看起来像是一个温顺的小绵羊,可要是疯起来,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拉得住的。

闷闷不乐的上完了整个下午的课程,林明阳当然不可能做出绕回去再把那个叫汤姆的男生揍一遍的傻事。汤姆幸运的逃过了这一劫,可倒霉的却是火狐队的球员们。林明阳心中的郁闷无处发泄,最后只能宣泄在了放学之后的篮球训练上。

在临时组织的对抗性训练赛中,平时打球十分注重团队配合和个人技术运用的林明阳这次却总是依靠身体优势强行突破上篮,并且在防守中频频的犯规,最后弄得教练只能把他给换了下来。

下场的林明阳坐在休息区,用汗巾盖住自己的脸,不想和任何人说话。也许这种孩子般的情绪不应该出现在两世为人的林明阳身上,但是穿越之后,他已经习惯与用现在这个身体的年龄角度去思考问题,所以也就不可避免带有这个年龄阶段的一些情绪。

站在场边教练杰弗逊对林明阳今天的表现非常的不满,有关于林明阳的一些消息,早已经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他当然也有所听闻。他原本就极力的反对球员过早的谈恋爱,所以平时对那些已经有了女朋友的球员总是加以颜色,稍有不满就会大声斥责。

整个球队里杰弗逊最看重的就是林明阳和托马斯,前者是比赛节奏的控制者,优秀的配合意识加上细腻娴熟的个人技术,是球队赢得每一场胜利的基本保障。而后者则是一个强力的大前锋,球队主要得分的武器,尽管托马斯的技术有些粗糙,但他出色身体素质弥补了这个缺陷。

越是对两人寄予厚望,杰弗逊就越不希望他们出什么问题,因为缺少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今年的联赛想要获得比去年更好的成绩几乎是不可能的。托马斯还好说,这个黑人小子虽然脑子笨了点,在场上不够冷静,而且独断专行,缺少与队友的配合,但对于教练的指示还是能够坚决的执行。

虽然说莫斯中学在佛罗里达州算是一所不错的高中,但托马斯的成绩显然无法让他进入一所理想的大学,他只有通过在球场上表现得更出色,才能够引起一些大学的注意,进而获得体育特招的名额。为此托马斯训练一直都很努力,相比之下,训练时候林明阳的表现就是不是那么令杰弗逊满意了。

这小子的技术上很有优势,而且身体素质也不错,即便是身高有所欠缺,但只要他愿意努力,进入NBA打球是完全有可能的。可这小子在训练的时候偏偏不肯尽力,杰弗逊也看出林明阳无意在篮球上有所成就,但人家托马斯怎么说还可以用上大学来激励一下,可林明阳这家伙整一个油盐不进的主。

对此杰弗逊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谁让林明阳是球队里唯一一个不用为上大学操心的球员,这家伙的成绩好得完全可以用变态来形容,考上一所大学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最后杰弗逊也不指望林明阳能够有更好的表现,他只希望林明阳能够保持现状,然后在剩下的这两个赛季里,能够帮助球队拿到联赛的总冠军。

火狐队在这个赛季里的表现不错,不出意外应该能够顺利进入决赛,但偏偏这个时候林明阳出了问题,别人还可以替换,但林明阳却是球队里绝对的核心,火狐所有的战术都是围绕着他来展开。所以在刚才的训练中,林明阳大失水准的表现让杰弗逊脸色变得要多阴沉有多阴沉,场上的球员稍有不对,就引来他劈头盖脸的一顿大骂。

休息的时候,杰弗逊决定和林明阳谈一谈。因为刚才的那一番怒火的波及,看到他朝这边走过来,其他的球员都躲到一边,只有林明阳依旧大咧咧的仰靠在那里。杰弗逊皱了皱眉头,以前这小子可不是这个样子,怎么生了一场病,连脾气也见长了?

“Felix,我们得谈一谈!”站在林明阳面前的杰弗逊尽量控制着自己在爆发边缘游走的情绪。

隔着汗巾,林明阳轻轻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今天下午我听说了一件有关于你的事情,我认为这对于球队来说不是一个好的兆头,而今天你在场上表现证实了这一点,作为球队教练,我并不赞成你现在就把精力过多的分散在其他的事情上!”

“您也认为我谈恋爱了是吗?”林明阳像是一个被激怒了的狮子猛的一下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有关于那个问题,我不想进行任何的解释,但我没有错!”甩下这么一句话,林明阳甚至连地上的汗巾都没捡,就头也不回的走回了更衣室,将一个倔强得有些固执的背影留给了目瞪口呆的队友和因为羞恼而满脸通红的教练。

“你给我站住!”杰弗逊的咆哮声从他背后传来,“你真的以为球队离开了你,就什么都不是了吗?”

林明阳停下了脚步,“我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想法!”

“我的球队不是一群只知道谈恋爱的种-马!”杰弗逊怒不可竭的朝他吼道。

“可也不是一群被阉割了的狮子!”林明阳针锋相对的回应了一句,他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又停了下来,“我们彼此都需要冷静一下,我的态度肯定有问题,但是尊敬的杰弗逊教练,您不也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