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1章 今夕是何年

预想中的惨剧并没有发生,当电梯按钮旁的数字变成1的时候,电梯堪堪停住,熟悉的失重感让林明阳那颗悬着的心终于了落了下来。他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全部被冷汗侵湿,此时有些凉飕飕的感觉。怀里那个依旧在颤抖的身躯,让回过神来的林明阳终于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林明阳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准备安慰一下对方,但喉咙滚动了一番之后,从自己口中吐出的是汉语,而是一句腔调很是熟悉的英文。

“Thank_goodness,it_stopped!”

林明阳愕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因为那不应该是从他嘴里发出的声音。看来是平时英文电影看太多了,那些好莱坞大片里男主角在劫后余生之后都会冒出这么一句,自己不知不觉就给用上了。

这个幽默有些过头了,林明阳无奈的摇摇头,他很快就为自己编织了一个足够令人信服的理由,或许是刚才吓得够呛的缘故,自己的声音都变了。看来他选择离开报社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要是以后每天都乘这破电梯上上下下,不被摔死也被吓死了!

但是林明阳的这种暗自庆幸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因为他的手放下的时候无意中摸到了自己的下巴,没有碰到熟悉中硬硬的胡茬,有的只是一片光滑。

犹不肯相信这个事实的林明阳用手来回的摸了几遍,得到的依旧是同样的结果。愣了半天之后,他狠狠的朝自己脸上掐了一把,很疼,这说明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林明阳顺着脸往上摸了摸,夹在鼻梁上的眼镜不见了。茫然无措的他接二连三的发现了此时身上的异常,穿在身上的西装和衬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在黑暗中无法确定颜色材质的T恤。裤兜里的钱夹不见了,手机也不见了。

林明阳在黑暗中一阵摸索,终于确定身上的“部件”倒是没有少,而他弄出的这番动静同时也惊动怀里的那位,对方轻微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

“我们死了吗?”

让林明阳震惊的不是这句话的内容,而是他听到这个略带哭腔的声音,那是一句标准的英文,而声音的主人绝对不是一分钟前才刚刚认识的那位矜持的女编辑。

他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了锅,莫名其妙的坐了一次发生故障的电梯,这就穿越了?

林明阳的心中很艰难的冒出了这个想法,除了这个解释,他再也找不到其他更为合理的解释,奇怪的是他脑袋里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其他穿越人士那样接收到有关这具身体之前记忆的任何信息。

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外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应该是维修电梯的人已经赶到了事故现场。听到了门外的响动之后,身体死死地贴住林明阳的那人突然挣开了他的手臂,扑向了电梯口的方向,一边用力的拍打着紧紧合上的电梯门,一边大声尖叫。

“快来救救我们啊,我们被困住了!”

林明阳心里仅存的一丝侥幸也彻底的被掐灭了,他清楚的听到那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外面很快就传来了回话,“不要紧张,我们很快就能打开门救你们出来!”电梯的控制系统出了故障,电梯门现在已经卡死了,闻讯赶来的营救人员准备砸开合金门,这样才能把两人给救出来。

“你们朝后退退,尽量远离电梯门,这样我们才能保证安全的把你们救出来!”

伸手一把将那个伏在门口的女孩拉了回来,“我们准备好了,赶快弄开这扇该死的大门!”对着门外大吼了一句,林明阳发现自己的英语说得就像母语一样流畅。不过现在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先活着出去,然后再去弄清楚这究竟是发生了哪门子的怪事。

轰的一声,电梯剧烈的晃荡了起来,身旁的女孩紧张的朝林明阳这边靠了靠,又是一阵猛烈的撞击声,电梯门终于被砸开了一个口子,电梯外面的光线照了进来,而里面的人,也可以从这条缝隙中看到外面晃动的人影。

喜极而泣的女孩瘫坐在地上,捂着脸轻声哭了起来,而一旁的林明阳嘴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连他自己都还没弄清楚自己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状况,他又拿什么去安慰别人呢?

电梯门很快就被强行撬开,林明阳终于看清楚了外面的情形,电梯外面拉着警戒线,有警察在负责维持现场的秩序,当消防人员扶着两人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周围人群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林明阳看到了很多外国电影里熟悉的场景,但他没有看到一个熟悉的人,要不是他确定自己还活着,他真会以为连阴曹地府都已经被洋鬼子给占领了。周围各种肤色的人都有,一双双蓝眼睛、绿眼睛盯着他看个没完,可就是没有自己熟悉的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

随后不停的有人走上前来和自己握手,有的还拍拍他的肩膀,直到救护车赶到现场,林明阳才告别了这种繁琐的问候。尽管他一再强调自己能走,但医生还是要求他躺在担架上。

就这样,他和那位同样被困在电梯里的那个女孩一起给送上了救护车,等到他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他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情,自己穿越到了一个美国高中生的身体里,从大家对自己的称呼来看,这具身体的主人应该是叫Felix,但具体的姓氏还不清楚。

当Felix的父母出现在医院的时候,林明阳刚刚接受完脑电波的检测。当听说自己的儿子被困在失控的电梯里,从实验室的顶楼一直滑到楼底,Felix的父母都被吓了一跳,得知电梯在一楼电梯口被及时的卡住,没有真正的落下去,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学校方面好不容易安抚住了他们的情绪,除了感谢上帝,他们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

在看到Felix的父亲的时候,林明阳呆住了,这是他在穿越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中国人。林明阳发誓自己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张面孔,一种油然而生的亲切感,伴随着对方走进病房之后开口所说的第一句话,像是带着某种难以抗拒的魔力,让林明阳烦乱的心绪彻底的平抚了下来。

“感觉怎么样?”不出意料,他开口所说的的确确是中文,尽管因为不常使用而显得有些生涩,但饱含在话中的关切却没有任何的折扣。

“我很好!”林明阳这次很顺口的就说出了一句标准的汉语,连他自己都感到很奇怪,因为这具身体习惯使用的英语,这种语言惯性甚至不受林明阳的控制。

“听说了你在学校里出了意外,我和你妈妈都很担心!”

“真的已经没事了,原本不用到医院里来,但他们硬是把我给送了过来!”林明阳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相比于父子二人融洽的“第一次见面”,正在医生办公室里了解儿子病情的凯瑟琳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林明阳脑电波检测的结果很糟糕,医生告诉她这是由于受到了外界的刺激造成的结果,虽然不是很严重,但病人可能会伴随出现片段性失忆,并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出现情绪反常的症状。

林明阳的身体并没有在这次意外中受到损伤,医生的建议是在家里静修一段时间。带着这个结果,她忧心忡忡的走进了病房。

“结果怎么样?”看到了妻子的脸色太不正常,林父连忙开口问道。这次他用的是英语,看来汉语交流在这个家庭中应该只限于父子二人之间的对话。

“情况有点糟!”凯瑟琳爱怜的把儿子揽入怀中,轻轻的抚mo着他的脑袋,“我可怜的孩子,受了那么大的刺激,医生说他可能会失忆!”

“失忆?”父子二人同时一愣,无论是脸上表情还是问话都如出一辙。林父惊讶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林明阳正为这件事发愁,可最后解决问题方法居然来得这么简单。

“他刚才还和我很认真的在交谈,事实上他很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林父有些不解的把刚才的情况复述了一遍。

“医生说他出现片段性失忆,比如说记得我们,却忘掉其他人,或是说记得自己的名字,却忘记了自己的姓氏!”作为一位典型的美国母亲,凯瑟琳毫不避讳的自己儿子面前表现出了自己的担忧。

“Felix,是这样的吗?”林父终于有些着急了。

“是的,爸爸,我想自己确实记不起来一些事情!”林明阳有些局促不安的挠挠头,他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穿越而来,占据他们儿子的身体。这话即便是说出来,他们也只会认为他是受了刺激而变得语无伦次。以其那样,还不如给他们一个稍微能够接受的说法。

“你真的想不起来了吗?”林父有些焦虑的站了起来,“我是你的父亲林清海,这是你的母亲凯瑟琳,这个你总该没有忘记吧!”

林明阳努力的点点头,这都自我介绍了,他能说不认识么?

“没关系,回到家里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很快你就会记起大部分的事情的!”母亲凯瑟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林明阳暗自松了口气,看来父母这一关,自己总算是蒙混过去了!

amp;lt;ahref=;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