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作品相关 第006章 温柔的小蛮腰

叶乘风刚拉着温柔的手站起身来,就见温柔一脸惊恐地看向自己身后。【云来阁文学网www.yunlaige.net】

转头看去,只见徐伟康凶神恶煞的正朝他跑来,手里还拿着手刹锁。

麻痹的,没想到本来看上去还蛮斯文的徐伟康这么狠?

就这素质做老师,难怪龙翔高中的学生都这样了。

不过他当时就乐了,这徐伟康一看就是一白痴,泡妞的基础知识都不懂。

当着美女面前耍狠动粗,这不是摆明的把温柔把自己怀里送么?

据叶乘风的经验,女人百分之九十都是反感暴力的。

学校翻门头的那俩女学生,一见能打的男人就自嗨犯花痴的,属于少数的百分之十。

显然徐伟康没意识到,他之前虽然对温柔死缠烂打,哪怕是将温柔从车上拉下来,都有回转的余地,还是值得原谅的。

但是一旦动武了,他的形象在温柔的心里,就完全彻底毁灭了。

叶乘风看透了这点,当徐伟康手里的手刹锁朝着自己砸来,虽然他知道徐伟康的下手对象绝对不可能是温柔,还是一把将温柔搂进了怀中。

如果温柔怀疑,自己可以解释说,当时情况太突然,自己脑子就一个念头,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去护住温柔,还不把她感动死?

当然他也不会傻逼到为了泡妞,真让徐伟康打中,万一被手刹锁砸中脑袋,就算有美女投怀送抱,也没福消受了。

如果要撂倒徐伟康,叶乘风可以找出至少十几个方法来,甚至可以一拳就把他打成猪头。

但他清楚的知道,泡妞不是斗狠,泡妞是要用心的。

叶乘风伸出右手,来格挡徐伟康砸来的手刹锁。

当要被打中的时候,粗略的计算了一下他的力道、方向和距离,以调整好自己手背姿势,计算好待会受伤的程度。

最终叶乘风的手背上,被徐伟康的手刹锁划开了一道口子,足以见红,但不至于伤筋动骨。

而他却装作好像受了重伤一样,立刻闷哼一声,扑倒了温柔,左手捂着右手的伤口,趴在温柔的胸口呻吟不止。

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很快,也很突然,以至于温柔刚看到徐伟康凶恶的朝这边跑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先被叶乘风拉到了怀里,又倒在了地上。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叶乘风已经受伤了,右手满是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白衬衫,吓的她脸色都白了。

叶乘风这时正趴在她的胸口上,感觉到她的胸口一阵起伏,鼻间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小伙伴似乎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要是能永远这样趴在温柔的胸口上该有多好?

温柔此时回过神来,低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身上的叶乘风,“你没事吧?”

其实叶乘风就是被手刹锁划破了一点皮肉,嘴上虽然和温柔说没事,脸上却装着一副痛苦的样子。

温柔转头怒瞪了一眼徐伟康,“徐伟康,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徐伟康刚才也是一时气愤,没想过后果。

此时见叶乘风的胳膊和温柔的身上全是血,顿时也傻了,手里的手刹锁哐当掉在地上。

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柔柔……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温柔没给他解释的机会,“再怎么说也不能动手打人,你拿着那铁器,不知道砸中人是什么后果么?”

徐伟康此时做任何辩解都是无力的,倒是叶乘风替他解释了起来,“徐老师也是一时冲动,我真的没事……唔……千万别报警……”

他话还没说话,眉头一紧,又作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这嘴上是给徐伟康解释,但是实际行动却在告诉温柔,自己被徐伟康伤的不轻。

不过他让温柔别报警倒是真心话,一旦报警,到时候又是录口供,又是要进医院验伤的,等忙完这些,黄花菜都凉了。

叶乘风一句话还没说完,头又埋进了温柔的胸口。

温柔努力的要爬起身来,但又不知道叶乘风到底受伤多重,不敢太大力气,生怕又弄疼叶乘风。

她甚至根本没想到叶乘风受伤其实根本不重,只是借着机会在揩自己油。

好不容易坐起身,这才扶起叶乘风,仔细地看着叶乘风的伤口,一副很担心的样子,“真的没事么?我看还是去医院验验保险吧?”

叶乘风连声说没事,他感觉温柔握着自己的手很暖,很光滑细腻,低头的时候,领口敞开,里面两个活宝若隐若现。

穿着衬衫还看不出来,此时从这个角度朝领口里看,虽然用文胸勒住了,但从事业线的深长来判断,足以堪称人间凶器,顿时小伙伴的反应又激烈了一些。

叶乘风呼吸顿时又急促了起来,温柔见状还道是他伤势变的严重了,坚持要送叶乘风去医院。

他也坚持不去医院,说,“真没事,随便包扎一下就好!我家倒是有纱布什么的……”

徐伟康站在一侧,本来还要和温柔再解释一下,但温柔只是担心叶乘风的样子,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他感觉现在自己在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这时发现叶乘风的眼睛正在不时的朝着温柔的领口里瞥。

徐伟康脸色顿时一动,我草,不但握了温柔的手,现在还偷窥温柔,还要温柔去他家帮他包扎,“柔柔,这家伙不是好人……”

温柔没等他说完,转头又瞪了他一眼,“我想我还分得清好坏人,不用你教我……”

徐伟康一脸委屈的看着温柔,这时却见叶乘风朝着他得意的一笑,那眼神似乎在和他说,傻逼,你无福消受的,哥先替你品尝了。

他顿时什么都明白过来了,这个死保安根本就没受什么伤,他明显是在扮猪吃老虎啊,这一切都是他装出来博取温柔同情,引他上当的。

徐伟康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他感觉自己就是一纯种傻逼,亲手把温柔推向了叶乘风的怀抱,可是一切都晚了。

温柔将叶乘风扶着站起身来,让他坚持一下,自己则去扶起电瓶车,开到叶乘风身边,“上车,我送你回家吧!”

叶乘风假装推辞了两句,说没事,但还是坐到温柔的车后。

回头用他受伤的手,朝着徐伟康挥了挥手,那眼神似乎在说,哥们,谢谢啊,别送了。

徐伟康见状,气的差点就憋出内伤来,最让他受不了的是叶乘风坐在温柔的身后,居然还搂着他心爱的柔柔的小蛮腰。

他感觉今天温柔要是跟叶乘风走了,那就是羊入虎口,有去无回了。

眼看着温柔的电瓶车已经开出去了,他立刻上了雪弗莱。

还不算晚,自己可以跟在他们后面,阻止这一切发生。

虽然现在情形对自己很不利,但是一切还是有机会逆转的。

只要叶乘风敢对温柔下手,到时候自己就可以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

揭开叶乘风伪善的面具,将他打回原形,重新挽回自己在温柔心中的形象。

但是前提是……

车子得给力啊,怎么发动不起来了?

徐伟康不住地捶打着方向盘,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叶乘风此时正坐在温柔的身后,手搂着温柔的小蛮腰,闻着她身上的体香,感觉自己的小伙伴越来越冲动了。

他心中有种按耐不住的兴奋,看来自己的病就要痊愈了。

就是这时天空突然传来一声轰鸣,只是顷刻间就乌云密布,没一会豆大的雨滴就落下了。

顿时他和温柔的身上都湿透了,秋雨是一场比一场凉。

叶乘风刚刚抬头的小伙伴,好像受了惊吓的乌龟一样,顿时又缩回了壳里。

不是吧?老子刚刚有好转,就来这么一场不适时宜的大雨。

老天爷,我前世是不是上过你家女性,要这么耍哥啊?

温柔开着电瓶车,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问叶乘风家到底在什么地方。

叶乘风兴致索然,一腔热血消失的无影无踪,加上雨噼里啪啦的下着,根本没听清温柔在说什么。

温柔见叶乘风没回答,立刻将车子一个扭头,朝着另外一条路上骑了过去。

没一会骑进了一个小区,将车子停在一栋楼下,擦了擦脸,拍了一下叶乘风,“到了!”

叶乘风这才回过神来,下车看了一圈,完全陌生的小区,“我不住在这啊!”

温柔拿出钥匙,打开了面前的一间车库门,一边将车子推进去,一边和叶乘风说,“我住在这!”

叶乘风闻言心中一动,天不负我,还有机会。

温柔将车库锁好,朝叶乘风道,“我家也有纱布,去我家给你包扎也是一样的,顺便躲躲雨,这雨估计一时半会也停不了!”

叶乘风心里求之不得,嘴上却说,“这样不好吧,我这满手血的,要是吓着你父母就不好了!”

温柔一边往楼道走,一边朝叶乘风笑道,“放心吧,你吓不到他们,我没和他们一起住……”

叶乘风一听这话,心中乐开了花,天赐良机啊,这个机会不把握住,那就活该你阳痿一辈子了。

他跟在温柔的身后,看着她湿透了的身上,文胸在半透明的衬衫下若隐若现。

温柔的一步裙由于全湿了,将她的臀部勒的更圆润了。

她走路的时候,那饱满性感的翘臀在自己面前左右摇摆着,好像在勾引自己一样。

叶乘风刚感觉着体内的热气在上涌,就到了四楼,温柔在一间门口停下,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进来吧!”

在进门的一霎,叶乘风注意到对门的防盗门上贴着一张纸条,上书“转租”两大字。

等叶乘风进来,温柔将门关上,随即找来了纱布,熟练的帮叶乘风将伤口包扎好。

又进了卫生间,拿出一条毛巾扔给叶乘风,“你先擦擦身子,随便坐坐,我去洗把澡……”

洗澡?叶乘风心中顿时又是一阵YY,已经开始幻想下面的情节了。

自己坐在客厅,欣赏着露天浴室里的温柔,一丝不挂的在那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