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1节:女汉子

天朦胧亮起来的时候,房间里还因为窗帘的遮掩显得昏暗。◆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WWW.YUNLAIGE.NET◆苏映赫还趴在桌上,发出绵长沉稳的呼吸声,明亮的台灯照亮他半边俊俏的脸颊,硬朗的线条轮廓愈发清晰。

这个时候,卧房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一个娇小的身影蹑手蹑脚的,从房门处溜了进来。趴在桌上的人影让她皱着鼻子窃窃一笑,正要发动恶作剧去捏鼻子时,碰到了鼠标,目光随机对上了亮屏的笔记本。

“时光。这就是哥近期写的小说吗?我看看。”她蜻蜓点水似的舔了自己花瓣似得双唇,全神贯注到了笔记本整个屏幕的文字上。

女孩忘却了进屋的使命,竟然中毒似得看起了小说,津津有味的。直到屋外等的久了的苏母亲自进来,对着小丫头的脑袋瓜就是一下,责备道:“让你叫哥哥吃早饭,怎么自己玩起电脑来了?”

女孩吐了吐红嫩的舌尖,可爱至极,解释道:“看哥哥的小说,一不留神就忘了时间,不过,哥哥这次写的很不错呢!”

“怎么又是趴在桌上睡得?”苏母明显没工夫去关注所谓的小说,皱着眉看着睡得深沉的儿子,心疼不已,最终轻轻的推了推儿子。

房间里的声音、母亲的触碰,以及体内的生物钟几乎同时刻的起了作用,苏映赫张开惺忪的眼睛,将清晨的第一幕收入眼帘。

嘴角的哈喇,糟乱的脑袋,在手臂上印上红色的侧脸。大清晨,苏映赫以不堪入目的形象登场,引得妹妹苏敏晶俏皮的嗤嗤笑起来,母亲瞪着,反应良久才去洗漱。

阳光刚刚升起,为空气注入朝气。早餐是苏母最拿手的面,一块嫩嫩的荷包蛋,再配上一杯香醇的牛奶,精神奕奕的模样大概就是来源于这里。

苏家不富裕,家里在工作的一直以来只有父亲一人,再上一辈的亲戚走得比较早,父母同辈的亲戚来往甚少,这其中自然是不乏小有家资后便瞧不上自家的人,不说也罢!苏映赫祖籍于江原道,这地方风景不错,但是经济不怎样,特别北边,穷得掉渣!

这么一算,苏父当年也算是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在首尔有了稳定的工作。后来苏映赫还小,妹妹还未出世,家跟着苏父的工作搬了来,苏母文化水平低,以前做过保姆、保洁等辛劳的活补贴家政,直到妹妹出世以后才没了这些活。

后来,家里又搬至比较宽的房子里,上下两层,苏母把一层空出来,小小装修了一间面店,凭擅长的冷面、凉面、汤面把这小小的店做的有声有色,那段时期家里小小的富裕了一把。那时,苏映赫这个儿子也争气,被著名的成均馆大学录取,一个四口之家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起来。

后来,苏映赫在大二时选择了服役,在校生休学服役是比较常见的现象,他检查时通过了三级的服役标准,在陆军完成为期二十二个月的兵役生涯,二零零六年末结束了兵役。

苏家的一系列打击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的,二零零七年八月,苏映赫父亲工作时断了一条腿住了院,苏父年近五旬,这条腿一伤便惊天动地,再无站上岗位的可能,好在企业给出的答复是让这个元老一般的员工在四十八岁这个年纪退休!

苏父这一次倒下,让苏家立刻压力大了起来,一家子几乎只靠着那小小的面点了。

紧接着的一记晴天霹雳,苏映赫交往五年有余的女友离开的悄无声息,两人约定一起到白头的承诺,如流逝的细沙,紧紧的也再握不住……

苏映赫从当初心潮澎湃、满面春风的青年转眼变成了线条深刻、气质清冷的男人!

早餐过后,苏映赫推着低吟的白色龟王小摩托,送漂亮的妹妹前往学校。道路两边的树木一次次的从身旁划过,像是重复镜头。渐渐开始回响耳畔的行人声、行车声开始宣告这座城市的苏醒!

校门口,苏映赫笑着摘下苏敏晶的头盔,拂过她的发丝挽至耳根后,用亲切的口吻问道:“要哥哥给你零花钱吗?”

苏敏晶皱鼻一笑,撒娇似得摇头,说了好些关切的话后瞥到了向自己走来的闺蜜,咧嘴挥了挥手。

“好了,哥哥走了哦!”

“别忘放学来接我哦!”

“哦!”背影在妹妹盈盈的目光中越来越远、愈来愈小!

“呀!敏晶啊!就不能介绍你哥哥给我认识吗?我们可是至亲啊,说起来我还不认识你那帅气的哥哥,这像话吗?”敏晶的闺蜜很是失望的说道,苏映赫面容俊俏,女生堆里较有人气。

苏敏晶讪讪的笑了笑,底气不足的用着一贯的口吻回答:“下次下次!”

“又是下次!”闺蜜不满的鼓起了嘴,嗔怒的瞪了敏晶一眼。

兄妹俩其实关系本没这么好,敏晶是九四年生,映赫八六年二月生,两人之间差了九岁。所谓三岁一代沟,这两人都差了三代沟,左右有些不合也能理解。在闺蜜看来,这不对头的兄妹某一天亲近的一塌糊涂,莫名其妙的。

苏映赫兵役之后开始大学二年级的学习,现在是大学三年级时期。理论和实际结合,正好有了不少的空余时间,于是他下午在家里的小店帮忙负责外卖客户,晚上在明洞这样的地方打零工,在几家咖啡店、奶茶店留下过足迹,眼下则在一家快餐店打工,月入勉强够零花加生活费用。

这天下午,照时间看来,他送完这一趟就可以去接小妹了。三份面,冷面、凉面和汤面各一份,他把外卖盒用三个小纸袋包好后再以大纸袋封好,最后装在了小摩托的座垫下那不小的空间里。

一路开至江南地区,循着地址找到了一家公寓楼,打电话询问被要求送上去,便下了车上了楼,很快楼梯间里想起清脆的门铃声。

咔嚓。

“你好,幸福面店的外卖!”苏映赫保持礼貌的微微躬身。

开门的是一个穿着休闲,却戴着墨镜和棒球帽的女人,她挺高挑的,皮肤略暗淡,纤细的手指推了推眼镜,回礼道:“你好,辛苦了,谢谢!”

苏映赫觉着这女人挺奇怪的,在家还戴帽子和墨镜,一边递过去外卖,一边又多瞅了两眼。

“一共……”

“呀!不会出来搭把手吗?少女时……少女们啊!!”

“那个……”

“等下!不就是钱嘛!一大男人还怕女的不给钱?急什么!”

“哦…哦…”

苏映赫很是尴尬的点两下脑袋,幸好这时门内适时的传来回答:“来了来了,急死你算了!”

很快,苏映赫看到了两个女孩出现在门口,和原来这个女孩的区别在于,她们很正常!居家的服装,勾勒女孩或是高挑,或是窈窕的身姿,样子也很年轻漂亮,充满青春的气息,也没有戴墨镜和帽子。

“就是这个味道,赞!”短身女孩有一张童颜,闭眼咧嘴,一副享受的表情。

身材最高条的那个就好奇了:“都没拆包,你还能闻到味?我怎么什么都闻不到?”

短身女孩挺了挺自己的胸脯,一手拎外卖纸袋,一手叉腰,傲娇的回答说:“这就是你和我的区别!虽然你是队里最能吃的,但是说到吃的艺术,你是远远不如我的,哈哈哈哈!”

苏映赫看的一阵无语,嘴角轻轻抽动着,直到视线里,这两个女孩打打闹闹的进了屋子。短身女孩似乎故意气那个装扮怪异的女人,轻拍她的肩部笑道:“呆子!别忘了给帅哥钱哦!”

苏映赫心里苦笑,不知那打扮诡异的女生什么想法,估计也不太舒服的样子。

那女生落了单,在两个好友的映衬下形象变得极其奇怪,不过幸好此刻只有苏映赫看。用手扇风,让发烫的脸降温,她磕绊问着苏映赫:“多…多少钱?到现在都不说,不想要了吗?”

“啊?”苏映赫被问得一愣,这是哪出?女人果然是善变的生物,这一前一后的忘得这么快,记得那谁说女生耍无赖是天经地义的,当初觉得这说的好理直气壮,今天才发现一山更有一山高!

“啊什么?眼睛再瞪就戳你哦!要不要钱了!”

苏映赫心中郁闷,只想快点的离开,回答还是有些有气无力:“一万八千韩元!谢谢惠顾!”

</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