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十章{被亲了!艹!}

一大早,就传来了咱们和蔼可亲的鼬大少的催醒声:“孩子们,起床了!”住进了宇智波家之后,我才清楚的意识到,原来鼬大少也如此疯癫!

古人云:‘人不可貌相,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举双手双脚赞同!说的太对了!顶一下!(小纸:“快!快把你的脚拿下去,出人命了!+_+……”某女:“……什么态度?”)

又是那股让人歇菜的奶腥味,恶心……x。x,不想喝啊!反抗……被镇压……无奈……妥协……喝就喝吧……死就死吧!

终于,习惯了!改革开放了!人民幸福了,高兴呀!哈哈哈哈哈哈哈……(狂笑中……)

但是,最近老是吃不饱,要问为什么?这个严肃的问题,你们就得去问问博学多识的佐大少了!(解说:我们乐于助人的佐大少喝完了自己的奶粉,很乐意的帮我们的女主解决了她瓶里的东西!声称是,你喝不完!我来帮你。你不是讨厌喝吗?我来解决!不用感谢我!喝完女主的奶粉还一副,‘我是你的救星,快来感谢我吧!’的表情,让女主忍不住的发挥出饿狼神功,‘人肉毛栗子’吃不饱的再来,还有很多呢!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还有更可憎的!佐大少用他那能熏死一头大象的嘴,亲我的脸,艹,不活了,那味啊,你试一下就知道了!(小纸:“我还以为你抱怨他亲你,半天是嫌他那股虐人奶腥味啊!”某女:“恩!那味道,太冲了!我都快去领便当了!”小纸:“……你要是去领便当,那这戏咋演?我总不能对读者们说,女主已死吧!他们会群殴我的。”某女托着下巴:“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小纸我彻底黑线了:“怎么连你也装深沉?这年头,装深沉很流行吗?”)

就在昨天,说是迟,那是快,我正在抱着奶瓶,“咕嘟咕嘟”的吸的时候。佐助大少过来了,他过来准没好事,我轻视的瞄了他一眼 ,转过身,接着吸!那丫的嘴就这么凑过来了,艹,离远点,(小纸:“懂不懂男女授受不亲的概念啊!佐大少,矜持点,别为一壶奶折腰!”)

我故装享受 ,好喝真好喝!陶醉式的眯着眼睛!忽然,一个软软的东西贴在了我的脸上,还夹杂着黏糊糊的液体,我的鸡皮疙瘩立马上来。佐大少正在用舌头舔我的脸,那种让人窒息的奶腥味!我侧过脸对着他的眼睛,搞谋杀么?那货笑了笑,用眼神告诉我,你脸上沾了点奶水!(这就叫有气势,连占便宜都这麽直接!)靠!当我是小孩?(娃啊,你连小孩都不是!)那货又说,你嘴上还有,要不要帮忙?我用可以杀死一头猪的眼神,不需要,想帮忙?去刷牙!那货,我还没牙呢!我,那就别帮忙!

佐大少告诉我,可是我就是这么喜欢乐于助人啊,不要在好心当做驴肝肺了!我制止住想揍人的冲动,乐于助人是好事,倒是也得人家愿意啊!哈哈,发挥我的循循善诱功!愿天下好人多多!

佐大少故问,那你愿意么?我托着下巴,露出胜利的淫笑:i'm not willing to!(翻译:我不愿意!)

佐大少故装听懂的点点头,靠近我,用他那血盆大口含住我的嘴,发挥吸奶嘴神功。

我要死啦,我要被活活熏死啦!我使劲用脚蹬他,那货还不松口,这时,鼬进来了。鼬大少你是我的救星,thank your,52416!(翻译:感谢你!我爱死你了!)

鼬跑过来抱起佐助,“佐助乖,不能欺负妹妹哦!”我趁机大口大口的吸气!还带着干咳!我敢说在晚一会,我就要惨死在佐助的魔爪之下了!

要不是他是小鬼,我早就整死他了!(佐迷一起鄙视女主!)

我要投诉,我要抗议!

鼬看这样不行,鼬除了不知道佐助抢我的饭碗之外,别的一清二楚,比如:晚上压在我身上睡,和我抢被子,……

所以,鼬发挥了救人救到地的信念,让我晚上和他睡!

这时,佐助那丫的,黑线了!

我暗自得意,兄控就是兄控,怎么样,被我揪住小辫子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狂笑声在某女心中回荡!)整人的感觉,一个字,爽。但是被整的感觉,两个字,憋屈!

我的坏日子到头了!佐助君,拜拜了!我相信,我的明天一定是阳光明媚,春意盎然,鸟语花香!

**************************************************************************************************

笑话时间到:

最近发现一个发泄解压的好办法。那就是上厕所,上完之后,面部狰狞的对着马桶说:“你给我吃屎吧你!”

********************************************聊一聊*****************************************

亲们,我觉的这笑话挺有意思,这是我在百度上面搜到的,想寻开心的朋友们,也可以去看看。真的很有意思,这两篇文章是我晚上在电脑旁,使劲的抽风才赶完的。冻死我了,不过,我的那颗心还是充满了热情,滚烫滚烫的。这是我第一次熬夜写的文文,可能有点混沌,请亲们饱含!

小纸依旧很尽快的码字,赶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