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第九章{苦!啊!}

自从昨天进了宇智波家,就浑身的不自在!晚上睡觉都不舒服,佐助小童鞋貌似对我的到来有意见,晚上睡觉时和我抢被子,咱是文化人,不和小东西一般见识!(小纸:“喂?那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东西!”“嗯?这话味怎么有点怪!”“错觉!一定是错觉!”某纸努力码字中……)

这漫长的一夜我终于熬过去了,为我的胜利鼓掌、撒钱!(注意啦!是冥币……)

迷迷糊糊的,但是感觉一个东西被含在了口中!细细品尝,咂一口,甜的,咂两口,还是甜的!什么鬼玩意,这么难喝!这是对我味觉的一大挑战。

我彻底的的被这种味道华丽丽的打败了!难喝?咱耐你!但是,这是难喝中的极品啊!谁来救救我啊!谁来带我脱离苦海啊!一想到每日三餐都是如此,我消失了活着的信念!谁来给我买瓶番茄汁,我要淹死在里面!纳尼?没钱?一群穷鬼!太现实了,一个个都是守财奴,像咱这种两袖清风的圣人已经绝种了!差距啊!活生生的差距啊!你说同在一个屋檐下,差距咋就这莫大?这是为毛哩?

我坚持着不让那种散发着难闻液体的奶瓶靠进,(小纸:“什么叫做难闻液体啊?没文化!那是用正宗的白开水冲的经过八十二道加工的纯天然绿色食品,简称‘奶粉’”某女:“这木有文化?小心点!现在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小纸:“……”)

鼬:“妹妹乖!快喝了它!要不然就会饿肚子!”靠!就算饿死劳资我,也不可能喝那种虐人的东西!我宁死不屈,充分继承了革命烈士的英勇斗争精神!

我疯狂的摆着头,不喝不喝,就是不喝。不要逼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趁着鼬为佐助塞奶品的功夫,在床上滚来滚去,滚去滚来。只听“扑通”一声,疼疼疼疼疼,疼死我啦!鼬慌张的将我抱了起来,温柔的为我扶着摔着的地方!只见我半天未哭,他自认为我是被摔坏了,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魔族的人……没有泪腺;

—————————————————————可耐分界线——————————————————————

自从上次在床上驴打滚之后,我多少吸取了一些教训,因为是小孩身体,所以真是不方便的可以!

但是,这几天,我的右眼不时会产生剧烈的疼痛,钻心的痛,我怀疑是上次摔到地上时,眼睛里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虽然如此,我们的佐助大少爷依旧该吃吃,该抢枪。我晚上大多数都是暴露在空气中!没睡过一晚好觉,熊猫眼也逐渐的爬上了我的脸!生活苦。生活在佐助的魔爪下,‘更苦’!

圣母玛利亚,耶稣,保佑我吧,阿门!

*****************************************分割线**********************************************